拉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刘孜自曝因胎位问题儿子出生时曾窒息3分钟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09:27:05 阅读: 来源:拉链厂家

刘孜自曝因胎位问题儿子出生时曾窒息3分钟

刘孜(资料图)

北京晚报1月9日报道 打着《失恋33天》升级版的旗号,滕华涛和鲍鲸鲸二度联手的《等风来》上映一周有余,票房上未能复制“失恋”奇迹。反响也一般般。反倒是刘孜客串的主编意外获得很多观众的认可,被评为“高于原著”。

其实,和倪妮、井柏然相比,刘孜绝对称得上是“前辈级”的演员了,电影学院科班出身,1997年毕业后一直在拍戏,还曾担任过当年收视率最高的综艺节目《欢乐总动员》的主持人。前几年结婚生子后,刘孜渐渐淡出观众的视线,回学校读研、开家居工作室、当宠物店老板……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干了很多不务正业的事儿。”但正是这段经历让刘孜找到了重新启程的动力。

“曾经有一段时间特别高频率地拍戏,我感觉有点倦怠了,甚至不知道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拍戏。”反而在放慢脚步之后,刘孜感觉“找到了自己”,“那段时间特别快乐。我挺感激那一段心灵的触动,静下来再去想的时候,才觉得我还是割舍不下拍戏,但是我对演戏的态度已经完全不一样了,我一点一点都不急,活得特别自在,没有什么束缚了。”

现在回想起来,刘孜觉得前两年其实自己就是在“等风来”:“说句特别不谦虚的话,我反而比以前会演戏了。因为这几年做设计、当老板,见到了形形色色的人,这才是真正的生活,这些经历挺滋养我的,等风的过程其实是一笔财富。”

以前,如果年初的时候没有把半年的工作都安排好,刘孜会觉得非常没有安全感。现在记者再问她有什么新年计划,她的回答已经很淡定:“如果有好戏接着拍,没有就好好享受生活。”

谈跨界:设计是我的一个玩伴

刘孜是演艺圈出了名的跨界达人,除了演戏,她还自己开了宠物店、瑜伽馆、家具店、咖啡馆、设计工作室……样样玩得风生水起。

现实生活中,刘孜这个老板是否也像《等风来》中一样犀利呢?听到这个问题,刘孜连连否认:“我可不是那种极品老板,其实我是在学习怎么做老板,好多东西我都不会,怎么对客人,怎么对员工,怎么报关,怎么交税……我都是一个学生。再说了,我没觉得我的员工需要我那样张牙舞爪地去批评。很多人做不好其实是没找到自己合适的位置,如果特别喜欢的话,根本不用我特别张罗。当然,也有人是态度问题,那就没辙了。”

刘孜当老板的策略是,前期多参与,后期就交给专业团队来打理,这样既不会占用自己太多精力,又能把生意做得有模有样。有朋友羡慕地调侃说:“刘孜不管的生意就能挣钱。”她认为自己擅长的主要还是视觉方面,“所有东西的采买、搭配,橱窗的设计,包括小到一把椅子、一把勺子,大到家具,我都亲自去做,对审美的东西我比较有信心。”

设计师是刘孜的另一个身份。由最初亲自设计自己的家,到创立自己的设计品牌“空享”,她还策划过多次设计展览。对她来说,“设计是我的一个玩伴。”在拍戏的空隙,时常有一些火花在她的脑中闪过。“我儿子出生的时候是兔年,我特别想做一个折纸灯,但苦于找不到代工就搁浅了。前段时间在香港连卡佛看到了类似的折纸灯,我就特别懊恼,因为别人做出来了我就不能再做了。其实我心里还有很多特别有意思的想法,如果能找到合适的代工,今年我还真的想做一些产品设计。”

主持人的工作刘孜也重新拾了起来,去年她和乐视合作了一档亲子类节目,“好像又重新找到感觉了,今年可能会换一种形式,继续做下去。”

至于演戏,刘孜始终把它看做是自己工作的重心,但是她会更加慎重地选择:“遇到喜欢的角色我就好好演,不喜欢的我就不太愿意再去做流水线上的演员了。”

谈《等风来》:我愿意给滕华涛点赞

“别觉得去趟尼泊尔你就能琢磨出来什么,出世入世这事儿,你以为那么简单哪?出去演演游客,在村儿里体验一下生活,拜个佛留个影儿,就顿悟了?那我是不是扎在雍和宫里磕半年头,还能成活佛呢?要真瞧不起现在的生活,就留那儿别回来。要是还得回来过日子,趁早别给自己上这种套。还没高调的资格呢就嚷嚷着低调,还没活明白呢就开始要去伪存真,这是一种最损己不利人的装逼,自己活得假,别人看着累,听明白了吗?”这是刘孜在《等风来》里教育倪妮的一段台词,虽然犀利刻薄,但却被不少观众“点赞”,认为她道出了人生的真相,“不矫情,三观正”。

鲍鲸鲸的台词一贯犀利,这回给刘孜设计的几乎都是这种长篇大论,还得一口气说完,为此刘孜没少下工夫:“一有空就练习着说台词,鲍鲸鲸的台词特别长特别犀利,说的时候老怕忘词。另外这个角色有点欠抽,嘴巴不饶人,我自己也很担心。”不过跑了一圈影院下来,刘孜终于放心了,甚至有些意外,“没想到大家会认可这个角色,很多人跟我说看似最矫情其实最真实的就是这个人物。”

她坦言最初并不太想接这个角色:“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演,身边确实没有这样的原型,心里没底。大家看到的难度可能是犀利的台词,但对我来说,最难的是怎么走进这个人物,进而变成她。”直到走进片场化完妆了,她还没进入状态:“但是一开始走调度,我就跟变戏法似的,找着感觉了。”

《等风来》探讨的是都市人幸福感的缺失,对此,刘孜也有自己的理解:“确实在大城市,很多人都会迷失,就觉得别人有的我也都得有,否则就没有最基本的幸福。其实幸福就是要找到自己。成功的标准是什么?过小日子是不是就是不成功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

刘孜说,其实自己毕业后第一部戏就是滕华涛导演的,所以这次客串也算是对滕导的友情支持。“如果他复制一部《失恋33天》那样的小清新爱情片,观众可能更买账,但是他不想重复,就想说点他心里想说的话,其实这是冒着很大风险的,但冲着他的真诚,我也挺愿意给他点赞的。”

谈生活:我特别享受做妈妈

2011年2月10日,刘孜生下了儿子Nemo。因为胎位的问题,儿子刚出生的时候头上挤出了六个大包,新生儿评分仅为四分,窒息了足足三分钟,医生做检查后称孩子要到一岁才能定论是否为脑损伤。孩子的健康到底怎么样?这让初为人母的刘孜倍感煎熬,那一年,孩子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刘孜的心。最难熬的时候她去找医生,止不住地哭。

好在现在儿子的健康已经拨云见日,刘孜一家也很惬意地享受着天伦之乐,“我特别享受做妈妈,可能迅速瘦了也是因为我凡事亲力亲为。”刘孜很爱自己的儿子,但是在她看来,爱并不代表溺爱,“男孩子调皮捣蛋,我可以一笑置之,但有些规矩还要去规范,好的习惯会让他一生受益。”

记者问刘孜对儿子未来有什么规划,她很肯定地回答说“没有”。“小时候就让他过小时候的生活,我小时候也没被规划过。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人生,我不想让他做一些为了我才做的事儿。”

很多女演员结婚生子后都会淡出演艺圈,但刘孜说自己从没想过:“我还是想拍我喜欢的戏,而且我的家人也特别支持我。为什么活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定义,我希望能做自己喜欢的事。”她说,儿子虽然才三岁,但是已经很懂事,知道妈妈要去工作,就不会缠着不放。

当然,工作和家庭之间,刘孜也在学习如何平衡:“女演员到35岁一定要面对这样一个现实,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频繁的接戏了。别和命运作对,该有什么来了就要去拥抱它,家庭来了就要去承担家庭的责任。”

20岁出道,28岁结婚,29岁读研,34岁生子、复出……作为女人,刘孜把自己的时间表安排得滴水不漏:“到什么年龄做什么事,我现在有自己的家庭,做自己喜欢的事,已经超幸福了。”

西安立柱机

杭州天然紫水晶价格

成都微生物定量检测仪

天津呀土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