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夜半鬼影0-【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7:09 阅读: 来源:拉链厂家

1.半夜闹鬼

王大水刚调到乡派出所没两天,就遇到一桩棘手的事。啥事?闹鬼。第一天上班,因为要熟悉情况,王大水熬了点夜,第二天就略迟了一点进所长室。可是他刚跨进门槛,电话铃就响了。一接,里面一个老妇的声音未语先咽。王大水赶紧安慰,让她有话慢慢说。好不容易老妇才开始叙述。从她那断断续续的叙述中,王大水听明白了,他们断头崖子村闹鬼,昨晚上她老头儿被鬼害了。

还有这等事?都什么年代了,还鬼不鬼的?王大水不用琢磨,也知这不是在“闹鬼”,而是有人在“鬼闹”。于是,立即带上警员小郑,坐上那辆“昌河”吉普车,立马就赶了过去。

来到断头崖子村,王大水让小郑一个人开车进村,他自己提前下了车。小郑眨巴了半天眼睛,还是忍不住地问为什么。王大水狡黠地笑了笑,说村民认小郑可不认他这个新来的所长呢。小郑知道再问也问不出名堂了,于是,他就独自鸣了一声笛,驶进了村。

小郑一进村,村民便将他围住了,叽叽喳喳地说起闹鬼的事。听了半天,小郑总算才理清了一个头绪。

闹鬼的地点在断头崖上。这崖上离崖下垂直距离有150米左右,平日里,人们很少上去,因为另一边的崖洼下,是埋死人的乱坟场。前天晚上,村头的方顺子去接他回娘家的媳妇没接着,想绕段近路早些回家,因而就翻崖子抄过来。走着走着,见前面崖上好像有个人影。方顺子本来就年轻,再加上他胆子也不小,当时只是在心里动了一下,这大半夜的怎么还会有人往那儿去?压根儿就没往那“鬼”字上想。可等快要接近那个人影时,不禁“妈呀”一声,浑身汗毛“刷”的一下就竖了起来。怎么了?原来,那个人影竟是鬼,没脑袋,也没两脚,只那么一截身子,一跳一蹦的。等跑到家,方顺子整个人快虚脱了,全身上下像从水里捞上来的一样。

父亲方大同一见就知他肯定受了惊吓,因为他靠打猎生活了半辈子,什么事没见过。近十年由于政府搞生态平衡,将一些动物保护了起来,他这才收了枪,罢了手。于是,待儿子情绪稍稳后,就询问起来。在听了事情经过后,这个老猎人不禁呵呵地笑了起来,说亏你还是我方大同的儿子,哪里有鬼呀,肯定是什么野物。听父亲这么一说,方顺子心里也就一活络:是呀,这世上哪来的鬼呢?于是,身子一热,也就气定心宁了。

第二天挨到晚上,方顺子媳妇还是没回来,于是,方顺子又不得不去接她。但想到昨晚的事,方顺子多少还是心有余悸。方大同看出了儿子的犹豫,于是,摘下挂在墙上已多年没用过的猎枪,一拍,说:“走,我陪你去。”

可是,等接到方顺子媳妇,他们一行三人往回走的时候,那鬼又出现了,吓得方顺子媳妇一把拉了方顺子没命地跑了起来。而方大同呢,虽然没像他们那样吓得跑走,但心里也是不禁“咯噔”了一下,他可从没见过这样的“野物”呀。于是,端起枪来“砰”的就是一枪。可谁知,那鬼听到枪声,先是一愣,停在那儿不动,片刻之后,似乎是回过神来,“哇喇喇”地发出怪音,竟一蹦一跳地向他迫近……

等方顺子和媳妇快跑到山下时,才想起还有方大同。回头看看,一片模糊,黑漆漆的,喊了几声,也无人应。想回去找,可又没那个胆,于是便没命地呼救起来。等大伙打着火把,亮着手电,拿着锹,握着叉地寻上崖子时,却怎么也找不着方大同了。折腾了一夜,第二天太阳出来时,人们才在崖洼下的一个坎边找到了他的尸首,双眼恐怖地睁得老大,一副狰狞面孔,仿佛他才是鬼似的。

小郑将情况摸清时,一直混在人群里的王大水也出来了。回到所里,两人将各自摸的情况一合计,基本上差不多。王大水冲站起身要往外走的小郑说:“我们就在桌上趴一下吧,尽量睡着,晚上有任务。”“啥任务?”“捉鬼。”

2.崖下捉“鬼”

“走,捉鬼去。”

小郑迷糊中听到王大水的叫声,一骨碌跳将起来,边走边揉着眼,坐上车,打上火,直奔断头崖子村。

离村还有三四里,王大水便对小郑说:“关上车灯,不要鸣笛,慢一点不要紧。”好在小郑对这一带路况熟悉,不开灯照样可以跑个四五十公里。

整个断头崖子村一片黑漆漆,除了方大同老婆偶尔在方大同灵棚里嚎上一两声外,整个村子连一声狗吠都听不见,似乎所有的动物都吓得躲了起来。到了村头,王大水让小郑停车,看了看方大同灵棚里闪着的鬼火一般的灵灯,道:“你去看一下他们吧,也算是给他们一个安慰。”小郑犹豫了一下,王大水就玩笑地说:“莫不是你怕吧?”小郑被他这一激,马上涨红了脸,说:“怕?怕能当警察?”“那你还磨蹭什么?”“我是在想,这鬼怎么竟将方大同吓死?他可是个老猎人呀,什么‘夜路’没走过,什么‘妖魔’没见过,能将他吓死,那是个什么鬼呢?”“傻了吧你,等我们捉住了,不就知道了。”于是,小郑也就不再吱声,将车熄了火,然后向方大同灵棚走去。

一会儿,小郑回来了,身后跑来一个人,谁?方顺子。原来方顺子也在为父亲被吓死而纳闷,听小郑一说是来捉鬼的,立马扯了头上的麻孝,就和小郑一道来了,他也要去。王大水想了想,多一个人多一分力量,再说,他对周边环境不熟悉,有了方顺子岂不正好!

王大水抬腕看了一下表,已近夜里九点。他让小郑在车上待命,然后带上方顺子,摸黑向崖上爬去。有了方顺子做向导,王大水很轻松地便来到了昨夜“遇鬼”的地方。选了一处窝风但迎着星光的地方,两人蹲了下来,开始警惕地搜寻起那黑成一团的崖下以及通向崖下的路段。

眼看三更过去奔四更了,王大水他们连根鬼毛也没见着,方顺子开始有点沉不住气了,轻声说:“王所长,你饿不?”不提倒罢,一提,还真的感到肚子叽里咕噜了。但他知道,这野外,哪来的食物?所以没吭声。同时在心里想:今后,若遇晚上执行任务,可得要想得周到点。他正这么想着,忽然感到方顺子的喘息重了起来,接着,便感到方顺子一只手哆嗦着拉他,另一只手指向那边崖下的洼坡。王大水一看,还真出鬼了,只见一个黑黑的东西,正在缓缓地移动,走走停停,像是在辨别着从哪儿走似的。王大水轻轻地拍了拍方顺子的背,让他别出声,并示意跟上他,然后掏出枪,顶上火,蹑手蹑脚地向那黑影靠过去。

走近了,王大水正准备大喝一声“是谁”时,不想,方顺子却兀自笑了起来。原来,那黑影哪是什么鬼,竟是一头小毛驴。这时,方顺子直了直刚才勾得有些酸了的腰,脱口骂了一声:“驴日的,谁家的没关紧,让它给跑出来装他娘的鬼!”然后两人上前将那驴牵了,看看天也快亮了,估计这一折腾,就是有鬼,也不会再来了。于是,他们牵上驴,回了村子。

小郑远远地见他们一行好几个身影,以为有了“战果”,忙发动车迎了上去。谁知灯光一打,竟见王大水和方顺子牵着头小毛驴,不禁笑着跳下车,拍了拍驴屁股,打趣道:“你以为变成驴,我们王所长就抓不着你啦?”说得方顺子也笑了起来。

王大水让方顺子将小毛驴牵回,等天亮后交还给失主,同时叮嘱他,他们来捉鬼的事不要跟别人提起。王大水和小郑上了车,打道回府。

3.惊现尸骨

一日无事,转眼天就黑了。王大水又悄悄地叫上小郑,向断头崖子村摸去。他们仍将车停在村头,只是,今晚没再去叫方顺子,两人一道向那崖上爬去。

王大水和小郑刚找到昨晚他和方顺子蹲过的地方,就有情况出现了,只见前面洼地里出现了一个黑色剪影,正向崖上蠕动着。有了昨晚那小毛驴的教训,王大水此时的心情比昨晚自然要平静许多,虽然同样掏出了枪,但没再顶上火了。然后猫起腰,和小郑一左一右向那“剪影”拢去。

也许是他们的脚步声或者是他们的呼吸声惊动了“剪影”,那“剪影”竟一下立住不动了,好像是在聆听、观察、判断,接着,只一瞬,便什么也没有了。王大水猛地大喝一声:“哪里逃?”就与小郑直扑过去。

可到那里用手电一照,什么也没有,风依旧是风,草依然是草。正当王大水与小郑莫明其妙地诧异着时,忽然,左边传来微弱的一声“咕咚”,像是有人跌倒似的。两人忙望去,只见有个黑影一晃,隐到了崖下。

“追!”王大水果断地命令道。

于是,两人紧跟着那个黑影,向崖下追去。

刚才在崖上,迎着夜色,隐隐约约还能看见个影子,可到了崖下,竟是黑咕隆咚一个洞,伸手不见五指。王大水和小郑在这崖下转来转去,不仅连个鬼影也没碰着,反而还转不出去了。起初两人倒没怎么在意,想两个大男人,还怕什么邪。可当手电电池用完了,再加上时不时地从草丛里“呼”地蹿出一只野鸟或野猫什么的,想不心惊也不行了。

小郑完全泄气了,他一屁股坐了下去,说:“所长,怕是‘鬼下纱’了吧?”“胡说什么呀,哪来的鬼?”“那我们怎么转来转去就是转不出去?你没听老人们讲过,‘鬼下纱’,就是像歹徒下了迷幻药,让你瞎驴拉磨,转来转去,还是在老地方。”小郑这一番“转”,却把个王大水给“转”乐了起来:“小郑呀小郑,你人不大鬼却不小,哪来的那么多老人话。”小郑坐在地上说:“反正,我不走了,再走,也是白搭。”王大水想想,也是,走到现在也没走出这崖洼,现在还真有些累了。于是,他用手在地上摸了摸,寻了一块石头,和小郑一样,也一屁股坐了下去。

走着倒还没觉着什么,可这一坐下来,瞌睡便如一条小虫般爬了上来。王大水就对小郑说:“你也瞌睡了吧?”小郑含糊地应了一声。“来,咱俩靠着睡会儿吧。”小郑就挪了挪屁股移到王大水身边,也摸寻了一块石头垫在屁股下坐了。两人就这么背靠着背地互相支撑着打起了盹。

这一睡,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待睁开眼,已是四下光亮了。小郑打了一个哈欠,举起双手刚要伸个懒腰,不想竟忽的一下跳出老远,大叫了一声:“鬼!”将个王大水惊得眼没睁开也跟着跳了起来。怎么了?原来,他们昨夜垫坐在屁股底下的石头,竟是两个骷髅。旁边,还散着尸骨。王大水也不禁“啊哟”了一声,心想,还真的和鬼呆了一夜。

他们拨弄了一阵子尸骨,然后打量起这儿的地势,找起昨夜走不出去的原因来。

原来,这崖洼子呈一椭圆形,但这椭圆又与平面椭圆不同,它是中间凸出来,四周凹下去。昨夜王大水和小郑呢,正是围着这个凸起来的部分,爬上去又转下来,转下来又绕过去。所以,任他们怎么翻呀爬呀,都在这崖洼下。

王大水对小郑说:“走,去断头崖子村摸摸情况再说。”

在村头,他们碰到了方顺子。王大水问他:“你想想看,近年把两年,有没有谁家将死人抛在崖下?”方顺子立即答道:“不可能,谁家死人也不会就这么囫囵着扔在荒野上,怎么着也得买副棺木给葬了呀!”“该不会是哪座坟没砌严实,被野狗野猫呀给拖了出来吧?”方顺子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说:“也不会。每年清明、七月半、冬至,一年中的这三天,每家至少还得要选一天上次坟呢,要是被狗拖了,还能不发觉?”“那——”小郑眨巴眨巴了眼,问道:“近年把两年,村上有没有什么怪事发生过,譬如有人失踪了,自尽了,被杀了?”“没有。”“没有?你再细想想,有没有其他不寻常的现象?”“噢,想起来了,前年村前的吉子叔家二丫头跟吉子叔大吵一通后,进城打工去了。后来,吉子叔也去了,也留在了那儿。听说看了大门,一月挣好几百呢。”“哦——这不就是情况吗,再想想,还有没有了?”“没了。”王大水想了想,问道:“你刚才讲听说吉子叔在外看大门一个月挣好几百,你是听谁说的?”“强子。”“强子是谁?”方顺子愣了一下,心想:“强子就是强子呗,强子还能是谁?”但嘴上却说:“强子是吉子叔的邻居。”“你能领我们去看看吗?”“看谁?”“强子。”“行。”于是,方顺子就脱下孝麻,领了王大水和小郑向村前走去。

4.畸情孽缘

同一个世界2无需付费版

三国哪家强手游

葫芦娃手机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