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半截人的生命奇迹[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6 00:02:00 阅读: 来源:拉链厂家

肢体再怎么残缺也不可怕。怕就怕精神意志残缺了。

上帝:我关上了一道门,但我会打开一扇窗。我要拿走你的下半身,但我会留给你一个完整的家,一个完整的人生。你愿意吗?

彭水林:(无语)

把脚动了一下,结果一堆肠子掉了下来

今天故事的主人公叫彭水林,湖南人。第一次见老彭,冷不丁看上去,老彭的身体相当不错,肩宽臂膀,肌肉发达,和运动员差不多。

可实际上,真实的彭水林,是一个没有脚,没有腿,甚至没有了屁股,一个腰部以下什么都没有,整个身高只有78厘米的半截人。说到这大伙儿肯定会想,这样的人怎么活的呢?他怎么就成了半截人呢?事情要从一场惨烈的车祸说起。

这天早上,正在深圳打工的彭水林下夜班回家,正准备穿过工厂附近的一条公路。也就在这一刹那,惨剧发生了:一辆疾驰而来的大货车不知什么原因突然向左打轮。把猝不及防的老彭死死地挤在了路旁的水泥隔离墩上。

当时,电视台的记者梁巍外出采访刚好打这儿经过,他目睹了现场的惨烈状况。

“这个人就趴在隔离礅上,他的两条腿差不多完全离开了他的身躯,只有一点皮肤连着,地下是一堆碎肉和一大摊血。”

看着眼前的一切,梁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惨不忍睹。当时,彭水林的鲜血已经流到马路对面了,您说那得多少血吧。而且身子都两截了,人还能有好吗?梁巍心里也在说,完了,人肯定没救了,可接下来发生的一幕,让他差点把摄像机扔了。怎么了?他正怀着惋惜的心情对着那半截的尸体拍摄,突然,对方开口说话了:

“救——救我。”

一个只剩下半截身子的人居然开口说话了,您说这能不吓人吗?就这场面,别说梁巍哆嗦了,就连见多识广的医护人员也没好哪去。

很快,深圳市布吉人民医院的救护车赶到了现场,医护人员薛建平想把病人转移到担架上,只是把脚动了一下,结果一堆肠子掉了下来,旁边的护士吓得慌忙退了两步,所有人不知所措。

害怕也不行啊,救人要紧。围观群众也都跟着忙活上了,大伙儿七手八脚地把彭水林送上了急救车。15分钟后。老彭被送到了深圳市布吉人民医院。

按理说,人都断成两截了,什么神经、脊椎、包括主动脉血管,等等,肯定也都完了,正常情况下,像这样的伤势,一两分钟的工夫,人就会因为失血性休克而死亡,可彭水林呢?车祸已经发生15分钟了,居然还活着,这是因为啥呢?难道就他命大?

原来,车祸发生时,老彭被挤在货车和隔离墩之间,也正是因为挤得太狠了,相当于把老彭血管的断裂口给闭合了,所以没出现喷血的现象,这也让老彭躲过了失血性休克的厄运。

第一劫是躲过去了,可后面还有那么多关口呢,老彭能一一闯关成功吗?

像老彭这样的病人,之前有记录的病例不过只存活了6天。所以在手术台前。很多人都认为,他已经没有抢救的价值了。但普外科的范德标主任没有放弃,他当时还试探着问了老彭一句:你是哪里人啊?没想到,已经奄奄一息的彭水林竟然很清醒地回了一句:我是湖南人。现在想想,老彭得好好感谢自己,感谢这句话,别看这句话没几个字儿,可意义和效果简直大了去了。

这就是个信号:老彭还活着,他想活着,他也应该活着,必须活着!没准当时医生们心里也在想,这种情况,如果救不活老彭,好像都对不起自己。

经过初步检查,医生认为,彭水林的身体虽然从盆骨处完全离断了,不过主要脏器,比如肝胆脾胃肾,真就没有太大的破损,功能也没衰竭。也就是说,至少从理论上讲,老彭还有生存的可能。

在接近六个小时的手术中,医生从老彭的断腿上移植了一块皮肤缝合了伤口,先兜住了老彭裸lou的内脏。然后,又在他肚脐旁边做了人工造瘘,两个肾脏各cha入了一根引流管。大家一看就能明白,这是用来解决老彭排泄问题的,因为他的下半身啥都没了。

说实话,医生这时也不知道老彭究竟能不能活下去,能活多久。第二天一早。老彭醒了,医生们一看,状态还行,那就赶紧问问吧,家里都有什么人哪,当地有没有朋友啊,怎么联系啊。别的电话号码老彭是一个也想不起来,可有一串号码他却记得清清楚楚。

最后听我一次,你和孩子走吧,别管我了

其实,那串电话号码的主人,是老彭远在湖南老家的妻子——周爱群。说起来让人感动,也让人感慨。可怜的丈夫在只剩下半截身子的情况下,嘴里还不停念叨着自己的妻子。你说这是脆弱吗?不如说是牵挂、依赖和支撑!啥叫两口子,节骨眼上就看出来了。而周爱群呢,此时不知是应该欣慰还是心痛了。眼前这个可怜的半截人就是自己曾经活蹦乱跳的丈夫?

“我看见他的时候就一直哭,他却不高兴了,说哭什么,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过两天不就出院啦。”

其实老彭这样说,周爱群更加心疼。因为丈夫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失去下半身的真实情况,现在他只知道身体下面很疼痛。医生说病人正处在关键治疗期间,不能受到任何刺激。所以就建议妻子一起保守秘密。

就这么着,守护在丈夫身边的周爱群小心翼翼地保守着这个秘密。她和丈夫说,你下面打了石膏,不能动。老彭对此深信不疑,几个月中,老老实实的一动不动。

之后的日子里,毫不知情的老彭一直表现得很顽强,他接连闯过了好几个鬼门关,像腹腔皮肤坏死,头部皮肤再植,还有大面积伤口缝合。内脏系统感染等等,都够致命的。这么多关口老彭都挺过来了,可有一关,老彭彻底泄气了。

俗话说,瞒得了一时瞒不了一世。两个月后的一天,护理彭水林的妹妹没忍住,把事儿说lou了。后果可想而知,当然搁谁可能都一样,老彭拔掉了针管,拒绝治疗。

“我都这样了,还救我有什么用,你这是害我啊,还拖累你和孩子。”

“最后听我一次,你和孩子走吧,别管我了。”

其实彭水林的想法没啥稀奇的。咱不妨想象一下,这么一瞅,脚没了;那么一看,腿也没了;再一摸,连屁股带骨盆都没了。啥滋味儿?彭水林心想,还完整的家呢,我连一个完整的人都不是了,除了能喘气,我还能干啥?除了增添负担,我还能给家里做啥?从这时候起,老彭就开始郁郁寡欢了,和出事时正好调过来了,那时候是顽强地想活下去,而眼下呢,他变着法儿的想死。直到有一天,一个神秘人物的出现,他才彻底有了转变。

这个神秘人物叫半丁。因为一次意外,半丁的双腿截了肢,差不多也成了一个半截人。他的前妻因此离开了他,还留下了年仅两岁的孩子。半丁也想过自杀,但最终战胜了自己,活了下来。

两个命运相同的人见面之后,惺惺相惜,老彭首先解除了思想上的武装。跟半丁倒出了自己一肚子的苦水,半丁也回忆了自己截肢以后的酸甜苦辣,鼓励老彭一定要活下来,活着总比死好,况且你的身边还有关心你的妻子。

“我截肢的时候,我那老婆连声再见都没说,就逃之夭夭了。你说她跑这么快干嘛,我腿都没了,还能追得上她?”

“你就幸福了,老婆一直守护在病床旁边。我真羡慕你啊,不,是嫉妒啊。”

半丁幽默的语言和乐观的生活态度感染了彭水林。他开始每天锻炼身体,在床上练习哑铃,他想把身体练得壮壮的,早点出院回家。

故事讲到这我也交代一下,那个撞伤老彭的肇事者是个外省人,出事后一直潜逃,而留在现场的肇事车又是一个套牌的,找不着车主。所以直到今天,彭家也没有得到肇事方的任何补偿。不过话又说回来,对老彭来说,还有比钱更珍贵的,也是他更在意的——亲情!妻子日夜照顾着自己,儿子也来到深圳,一边照顾父亲,一边打些零工贴补家用。

“其实,我的想法也很自私,就是想保住这个家,作为一个女人来说,就想有一个完整的家,有丈夫。只要能活下来,我就照顾他,他能活多久就照顾多久,没想到什么幸福不幸福的,只要在一起就是幸福。”

老实人的老实话。要我说,就算是自私,这纯朴的自私也远远好于虚伪的高尚。一个普通女子,普通妻子,对家和幸福做了最朴实的认知和解释。一份责任和一种爱已经无形地融入其中了。正所谓,此时无声胜有声!

这时候老彭再不提想死的事儿了。再这么想,他自己都不好意思,上哪儿找这么好的儿子和媳妇去?

2008年6月4日,是彭水林的四岁生日

车祸发生一年后,作为世界最高截位的存活者,彭水林出院了。

虽说出院了,可老彭要面对的问题还很多。老彭的排泄系统是完全暴lou在体外的,很容易感染,而一旦感染,就可能导致功能衰竭危及生命。同时,老彭的身体下面只有一层薄薄的皮肤包裹着内脏,所以他只能那么躺着,时间久了,肯定会影响身心健康。更主要的,这样的半截人根本就没有先例,彭水林的生命到底能维持多久,他今后的生活还会面临什么样的问题,都还是个未知数。

老彭的故事很快在全国传开了。这天,老彭一家接到了一个特别的电话。这个电话对老彭来说意义非凡。怎么呢?打来电话的人身份特殊,是中国康复中心康复工程研究所的所长曹学军。

“我们想给你装上假肢,这样也许你就能够站起来,甚至走路了。”

听说还能站起来,夫妻俩别提有多高兴了,可高兴归高兴,现实是现实,一家人还是满肚子疑虑。

你想啊,老彭下身没有任何支撑体,都是软组织,只有薄薄的一层皮肤包着,跟糊张纸差不多,他要是立起来,那不得磨漏啦。再说了,屁股以下连盆骨都没有,就算有了假肢,kao啥依托呢?又kao什么站起来呢?

疑问不少,可专家决定试一试。首先,专家为他制造了一个下体接受腔,说白了,就像个托盘儿,然后把老彭放在上面,再通过平衡训练,让他能够直立不倒。经过不断的尝试、修正,还有艰苦的锻炼,别说,老彭真就成功地坐起来了!

当然了,这所谓的坐其实就是不用总躺着了,能直立着戳在那儿了。这至少意味着,老彭有可能借助别的东西自己活动了!老彭说了,和从前只能躺着的生活相比,站着的感觉简直就像“神仙下凡”一样美妙。

现在老彭很喜欢坐着轮椅到处“走”,有时是老婆推着,更多的时候是自己滑,老婆在身后追,老彭臂力很棒,划起来轻松自如,还能熟练掌控方向,在人群中他也能够穿梭自如。这要在以前,人们好奇的眼神足以让老彭生不如死。可今天,他已经变得从容坦然,很乐意和别人拍照留影。

另外,在湖南省残联和社会上好心人的帮助下,老彭还开了一家“半截人便利店”,生活也有了着落。现在,彭水林一家人都感到特别幸福、满足,他们说了,能有今天这样的生活,全是社会各界好心人帮助的结果。作为回报,他们也要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实际上啊,他们已经用行动教育感染着我们了,咱不妨听听下面的话,没准这也是您想说的,却被人家邻居大叔先说了。

“他家老婆真的很不容易啊,是个伟大的女人。看到他们一家子这么乐观坚强,我就很羡慕,就跟老婆说,人家都那样了还过得那么开心,我们平时还吵吵什么啊?”

2008年6月4日是彭水林的生日,笔者有幸赶上。可是当生日蛋糕捧上来的时候,笔者疑惑了,怎么生日蛋糕上就四根蜡烛?

原来,那场灾难过后,老彭的生日就重新计算了。在一家人眼里,今天就是老彭的四岁生日。

不信不行,不服不行。半截人真就站起来了,而且从身体到精神,双双起立!他不必再仰视周围的一切,也不必再接受别人的俯视。改变这一角度的又是什么呢?我想,是生命意志的体现,更是亲情的力量。

老彭生日时许的什么愿我们不知道。在这里,我倒想为他,为他的家人,为所有顽强快乐的生命许个愿:愿他能笑着活下去,愿他们一家幸福美满,愿所有的生命都如阳光般灿烂。

看来,肢体再怎么残缺也不可怕,怕就怕精神意志残缺了。

生命的奇迹

30年前的一次意外让鄂州大冶钢厂职工陈绪林的妻子赵桂华成了植物人。30年来,陈绪林对妻子不离不弃,细心呵护着妻子。为了保证妻子的营养,陈绪林每天琢磨妻子喜欢吃什么,吃多少,很快摸索出妻子的“口味”和食量。每天,陈绪林都要陪妻子说话,他做好家务后,便坐在床边上一边为妻子按摩腿脚,一边讲述身边的奇闻逸事。2006年8月30日,陈绪林惊讶地发现,“沉睡”了30年的植物人老伴赵桂华的嘴唇开始嚅动,眼睛睁开滴落眼泪,接着发出一声“喝水”的声音。尽管老伴这声微弱的“喝水”还有些含混不清,但这30年来的第一声问候简直让陈绪林欣喜若狂!后来,医生对赵桂华进行了一次全身体检,结果表明,老人的血压正常,心肺活动功能正常。医生说,像赵桂华这样30年后苏醒过来真是个奇迹。

亲情能够创造生命奇迹,在赵桂华和本文主人公彭水林身上都得到了印证。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