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链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资讯】中国新说唱的得与失林沐桦

发布时间:2020-10-18 16:34:37 阅读: 来源:拉链厂家

作者 / 太子 朱婷

编辑 / 手骨

153比100。

毫无悬念,艾热高票夺得《中国新说唱》冠军,迎来他的高光时刻。

今年没有双冠军设定,艾热仿佛拿着去年Jony J与Gai的复合剧本。先是以一敌五,王者归来,随即“得民心者得天下”,总决赛获得场内大部分rapper的拥趸,就连那吾克热的队友王以太与BLOW FEVER都把票投给了艾热(此时应有凡凡震惊眼~)

不过,相比于去年一众人气选手吸睛又吸金,热度与商业价值齐飞,有的rapper直接“一步到位”,从地下无缝衔接为实打实的流量小生,今年的态势反倒显得有些平静。

从嘻哈到说唱,节目本身被挖掘的商业潜能可谓呈高倍速开发,但选手境遇却大相径庭。去年还是香饽饽,今年的境况却完全不一样。缘何会出现这样矛盾的局面呢?

三强同赛不同命,

季军ICE反而是最后的赢家?

在网娱君看来,艾热夺冠已经有一定的预见性了,就像他自己唱的一样,新疆rapper站在中国说唱音乐版图的最中间。

就竞技性而言,今年艾热的逆袭与那吾克热的败北,还挺有话题度的;但若是以商业价值作为成绩单,那抱歉,这两位冠军争夺人,都交出了不与之匹配的答卷。

从《中国新说唱》开播到昨晚收官,艾热和那吾克热各自只接到了一首电影推广曲,以及与其他六位选手组团上了《Vogue Me》,再就是两人各自有几个新锐时尚影像的拍摄,无实体也无销量,这对于冠军和亚军该有的配套资源而言,着实说不过去。

有了先前的造星成功案例,今年的推新方法论理应驾轻就熟,但如今冠亚军在商业扩张里接连折戟,季军ICE,反而扛起了代表今年选手商业价值的大旗。

今年的ICE就如同去年TT加上孙八一的合体,广告歌出的多,合作的品牌也都是高质量路线,品牌主们也对他青眼有加,仿佛是这一届的带货担当。

去年的高奢品牌最高规格是雅诗兰黛的推广大使,今年ICE受邀参加了ZegnaXXX限定发布会,与杰尼亚新晋全球形象代言人陈伟霆同框。如果他早出道一年,或许也能像马伯骞一样拿个千禧大使之类的。

黑人牙膏为他举办了粉丝轰趴,是本届选手里独一份的粉丝见面会;支付宝去年找的是TT和欧阳靖,今年ICE一人包办作词、演唱和MV拍摄;vivo每期都换着rapper唱广告歌,最后点了刘柏辛与ICE为vivo X23唱了新单曲《CALL MY NAME》;ELLESHOP作为一线女刊下属的app,也算“慧眼识冰”,为ICE出了几套时尚片子与采访……可以说ICE的单人资源,已经坐到本届选手的头把交椅了。

9月1号,由邓紫棋带队,ICE、满舒克、刘柏辛、BLOWFEVER、王以太、那吾克热、艾热、周汤豪组成的说唱8人组登上《Vogue Me》,片子拍的都还不错,《Vogue Me》的诚意也很足,每人都有一支影像视频,整体的宣传也算尽心尽力了,但掀起的水花......好像很少。

在此网娱君并没有轻视《Vogue Me》的意思,也不是质疑其实力。但有时往往印证了那句古话,“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去年《GQ》无论是在行业地位还是话题度造势方面,都令人印象深刻。

第一届人气选手们身着Gucci,登上一线男刊《GQ》,最后的成片效果宛如乡村爱情,被网友调侃为“村口有嘻哈”,这个出奇制胜的记忆点恐怕难以被中规中矩的风格所轻易覆盖。再者今年从一线男刊变为一线女刊的副刊,地位直接下降了一个等级。相比去年一线男刊女刊齐齐出动争夺选手,今年《Vogue Me》的形单影只,也让含金量变得更稀薄了。

由此可见,在品牌代言、商业推广、时尚杂志、综艺通告等足以代表选手出圈,打入主流商业市场的实绩部分,这一届做的都还不到位。之前还有资源梯队划分,今年只能从矮子里拔将军了,不免令人唏嘘。

说唱轰轰烈烈这一年,

冒险与机遇可兼容

遥想节目去年的盛况,依然历历在目。它造星威力巨大,将一众rapper从地下推到台前,进入大众视线,贡献的不止是一首首有传唱度的歌曲,还有一次次粉丝的骂战。粉丝文化的扩张、高潮和吞噬,在这三个月里上演了太多戏码。总而言之,他们红了。

走红最直给的体现是真金白银,最具代表性的当属 Gai,前段时间接受贵圈采访的他,依然金句频出,“特别是说唱圈,没有谁值得我怼了吧。所以,无论他们怎么挖苦我、讽刺我,我看看自己的银行账户我就知道了。”

Gai这句#看银行账户就知道我赢了#登上热搜,关于出场费变高这件事,谁也没有否认。TT说,可以买很多衣服了;小青龙直言,变得更有钱了。

但同时,他们也变得更有名气了。面对突如其来的“走红”,小青龙说家人、朋友他们以前觉得他不务正业,现在都佩服他的才华了;孙旭笑称,其他还好,采访变得多了很多;而孙八一有点蒙圈,“以前只想走100米,现在突然走到了200米”。

从某种程度来说,抓住幸福其实比忍耐痛苦更需要勇气。“有时候也有点接受不了,以前觉得没有饭吃,要去找饭吃,现在有饭吃了,反而觉得不知道怎么办了。”说这话时的孙八一一点儿也不“商务”。

和孙八一不一样的是,TT很清楚这一点。从参加节目,流量来的时候,他就知道它会走。“我想做点音乐、做我自己开心的音乐,留下点东西。”

被问及这一年行业的变化,从上一季的幕后指导,到今年《新说唱》的参赛选手,孙旭觉得稍微有点快,现在所有的东西都稍微有点快。

后边能发展成什么样?谁也不敢去预测。他说自己特别喜欢Jony J的一首歌《慢慢来》,“慢慢来才会快一点”。

“说唱已经被拉到一个大家都在关注的层面了,我不希望它没有。”同时,孙旭也很清楚,行业想要持久长远的发展,它需要更多的渠道,除了综艺渠道之外,更重要的是音乐宣发渠道。

从激进到稳健,

rapper们该怎么赚钱?

网娱君研究了去年与今年品牌主们的喜好,发现这两年的一个共性,找rapper唱推广曲是刚需,无论是影视推广曲还是品牌广告歌,基本上这两届的头部选手都接到了这一业务,并且需求源源不断。

本届推广曲担当,除了ICE,就是刘柏辛、王以太与满舒克了。刘柏辛+王以太合作为PUMA量身打造的同名推广曲《PUMA》珠玉在前,又同ICE为vivo X23出了新单曲《CALL MY NAME》;满舒克给游戏堡垒之夜出了一首言简意赅的推广曲《玩》,到了哈尔滨啤酒+PONY联名合作这儿,则是符合品牌调性的《浪得冒泡》……

这些有趣的信息点只是表面,再深入研究我们会发现。这些推广曲资源的共性在于,相对比较简单,出得快,也基本都符合各位rapper的风格;反之,rapper们为品牌带来的宣传效果,也与品牌调性有一种天然的match。

顶着商务rapper标签的孙八一,仅2018年上半年,就出了超30首广告歌,甚至出了一张“孙八一广告歌曲专辑”。

对于广告歌的态度,孙八一表示,“更喜欢写广告歌,有钱,而且写得很快,一般一两个小时就写完了。广告歌要做到位,一听就是广告歌。”

TT则更愿意称其为甲方歌曲,双方的买卖。在接受网娱观察(ID:wldygc2016)采访时,他坦言,不担心自己被过度消费,但担心他的粉丝被过度消费。因此,他会尽可能做得不像广告歌,比如《向爱出发》,他觉得这样才是合格的甲方音乐。

若是单单寄希望于用广告性质推广曲赚钱,那就是主动放弃了大森林。如今第一届头部选手已然进阶为正式出道的艺人,作品与曝光量才是要奋斗的核心,进击主流了,商业价值自然水涨船高。

艾福杰尼与黄旭去了《中国音乐公告牌》打歌,还留下来当了棚内主持;小鬼和yamy从rapper转偶像,迅速飞升,已不可同日而语;欧阳靖从选手变成了《偶像练习生》与《中国新说唱》北美赛区的导师;TT、孙八一与Gai都尝试了影视触电;VAVA走起了时尚路线......短短一年,从进圈到站稳脚跟,肉眼可见。

如果说第一届头部选手走的是野蛮生长路线,第二届则要规范化与精细化很多。爱奇艺自身创立的经纪公司刺猬兄弟,早在《中国新说唱》开播之前就已陆续签约晋级选手,并且制定了长期发展计划。

刺猬现场就是一个线下出口,收割头部rapper,有计划的安排现场演出,带动粉丝经济与流量曝光,规范化又能持续运作,怎么看都是N赢的买卖。刺猬兄弟的掌门人陈伟对其表示强烈信心,在网娱君看来,如果真正做大,将是个强有力的线下演出产业链,Door&Key没有实现的版图,说不定刺猬兄弟能做到。

去年我们一直在强调“走出地下”与“入主流圈”,这一年眼见它起了高楼宴了宾客,经历了阵痛如今又回温,“当rapper还是当艺人”,已然是今年的恒定选择题了,毕竟入圈不易,出圈不甘。

正如一位rapper所说,“音乐从来都不是大流量”。环境与风向不可控,安稳与赚钱也成了鱼和熊掌,这一年,谨慎成了他们口中的共用词汇。

而明年又将是怎样一番光景,rapper的商业化何时才能成为一条健康有序的生产链?

可能谁也说不好。

上海到长沙冷链物流

角钢价格

南京大金空调维修移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