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链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拉链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不舍情人与亲情漳州一男子泉州自杀未遂《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7 01:21:35 阅读: 来源:拉链厂家

闽南网12月13日讯 “我选择了自私,我对不起你们太多了,来生再还!父母妻儿是我最大牵挂,我会保佑你们平安快乐!我这辈子白活了,没做好当尽的义务……”

一个30岁男子情感出轨,情人希望他离婚,妻子却一如既往地待他,一年的折磨,让他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昨日凌晨0时许,在泉州市区泉秀街金洲酒店一间客房内,他留下一封遗书,吞服了38颗安眠药,想以此结束生命。

吞药后,他给在厦门的情人阿梅(化名)打了一通告别电话,正是这通电话,及时挽救了他的生命。泉州警方在接到报警后,半小时左右,找到了已经昏迷的张先生。医生说,再晚半小时,就来不及了。

知道张先生被救过来后,阿梅哭着说:“我现在只希望他好好的,希望他开心,让他们一家人团聚,我可以彻底离开他。”

救援经过

报警电话:有人服药自杀你们赶快去救他

昨日凌晨0时许,泉州市公安局110指挥中心接到来自厦门的报警电话,一名自称姓李的女士焦急地说,她的一个男性朋友张先生在泉州市区泉秀街恒信酒店附近一带已经服药自杀,情况危急。

李女士就是张先生的情人阿梅。据阿梅称,张先生当时告诉她,自己已经服药了,要去死。他在泉州的地址,是阿梅通过GPS定位到他开的一辆车牌号为闽DL09××的小轿车查到的。

110指挥中心当即将阿梅的电话转到泉秀派出所,出警的是苏警官和林警官。他们即刻赶往恒信酒店附近和新车站一带查找张先生的车。

大概20分钟后,两民警果然在金洲大酒店停车场找到了该辆小轿车,通过酒店总台,确定张先生就住在该酒店4楼的一间客房。

当苏警官他们来到该间客房时,听到房间内传出很大的音乐声,怎么敲门都没有回应,情急之下,只得破门而入。只见,一名男子安静地躺在床上,昏迷着。床头柜上,放着一堆安眠药的胶囊外壳,有38粒。旁边还有一张疑似遗书的字条。

120医生赶到现场,确认男子还有生命迹象。医护人员赶紧将他送往泉州医高专附属人民医院抢救。最后经家属确认,这名男子确实是阿梅报警所称的张先生。

自杀背后

一封遗书:这辈子白活了没尽当尽义务

金洲大酒店总台服务员陈小姐说,张先生于前晚8时20分独自一人来住酒店,当时是她接待的,并未察觉张先生有什么异常。

苏警官说,在床头柜上,有张先生写在酒店便签上的一封遗书。记者看到这封用铅笔写的遗书,全文如下:所有的亲人朋友,我只能说一句对不起了。我选择了自私,我对不起你们太多了,来生再还!父母妻儿是我最大牵挂,我会保佑你们平安快乐!我这辈子白活了,没做好当尽的义务。我不是一个好儿子、好丈夫、好父亲!活累了,我选择了解脱。末尾落款:杰绝笔。

妻子说法:夫妻不常吵架他会教儿子功课

经抢救,张先生已经脱险。人民医院内科的值班医生称,如果晚半个小时,就救不过来了。昨天上午,张先生的母亲和妻子都赶到了医院。

据介绍,张先生是龙海人,今年30岁,有个7岁的儿子。他是水果商,常在外跑,妻子和婆婆则在家开了家餐饮店,生意还算红火。

妻子刘女士说,“出事的前一天,他带着朋友到家里开的餐饮店吃饭,有说有笑,一点问题也没有。丈夫开车离开家之前,还说让她跟着他到外面玩。‘一直在店里忙,有什么意思啊。’”但终因为餐饮店生意忙,她拒绝了丈夫的邀请。

刘女士说,他们平常很少吵架,丈夫虽然常在外跑生意,偶尔也会到餐饮店里帮忙记账和收货,为人也开朗,聊起天来话很多。在家里,他会教7岁的儿子做功课,周末有空也会一家三口出去玩。

老家村民说,张先生在做水果生意,他家还在当地开了一家餐馆,平时这家餐馆都是由他的妻子和妈妈在打理。他的母亲刘女士说,儿子近两年来,生意一直亏损。他还经常和朋友喝得酩酊大醉,家人屡劝不改。

男子自述:舍不得情人又割舍不了亲情

张先生有个QQ账户,前不久删除了家人的好友号码。他的Q名为“伤感的猪”,个人签名是:爱上你是一个错,可我会、愿意让这个错继续到我生命的最后一刻。

昨晚9时许,躺在病床上的张先生意识清醒过来,但醒过来的他,却宁愿永远睡着,不要醒来。“心里很难受”,他叹息道。

一年前,他认识了跟妻子同龄的阿梅,两个人很谈得来,一起出去逛街、喝酒、游玩,两人在一起,他觉得很开心,“比较有感觉吧。”张先生说,阿梅的丈夫因病去世,一个人带着孩子,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经常是电话联系,彼此相爱,想要在一起。

阿梅曾经要求他离婚,但妻子刘女士跟他结婚10年,没有爱情的婚姻里,却有割舍不断的亲情。家里人都知道他在外面有阿梅这个女人,坚决反对他离婚。舍不下阿梅,又觉得对不起家人,他一直处于矛盾中。

“她(妻子)对我很好,知道我在外面有女人,她都不管不问,店里赚的钱也给我花,我对不起她。”张先生虚弱地说。

情人露面:只要他好好的我愿意离开他

张先生吃下安眠药前的最后一个电话,就是打给阿梅。得知他被抢救过来,阿梅也曾想到医院看望,但考虑到他的家人,她不敢去。

“我曾经要死要活地让他离婚,可是后来,我决定离开他了。”阿梅在电话里说,他一直处于矛盾中,觉得对不起家人,又不愿离开她,这让她已经死心了,“我们不会有结果的”。阿梅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再接他的电话,没有理他,只是没想到他会以自杀来伤害自己。

“我现在只希望他好好的,希望他开心,让他们一家人团聚,我可以彻底离开他。”阿梅哭着说。(海峡都市报闽南版记者 俞志村 林深圳 见习记者 林莉莉 通讯员 潘晓芳)

点击进入闽南网论坛>>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